可怜又可恨,卑微而扭曲:简评MTMTE夺路 讨论 原创


作为MTMTE线后期的反派之一,夺路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对这个角色的同情,真的和厌恶一样多。


「可怜」,是因为他的身世。


夺路诞生于第二次大规模冷组建,是应内战需要而制造的M.T.O量产兵,「为服从命令而生的战士」。


量产,意味着他们只被当作工具,而非生命。镇天威是汽车人的暴君,以正义之名行暴政之实,比起后来的霸天虎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冥王域战役中,汽车人指挥部人手短缺,装在箱子里的夺路就被匆忙空投进了战场。这个新生儿面对残酷的战争,做出了再自然不过的本能反应——逃跑。



截取自《难以置信》第47话


夺路向来满嘴跑火车,但关于这一刻的惊恐无助,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接下来,他的人生道路依旧坎坷:和刹车一起逮捕提尔莱斯特失败,被星辰剑关进月卫一的牢房中,铐上可变电压枷具,折磨了几个月。直到失落之光号船员们意外到来,他才有机会「大显身手」,施展自己高超的逃脱技术,帮助众人击败提尔莱斯特。



截取自《难以置信》第19话


而他的黑化之旅也在这艘船上开始。


「可恨」,是因为他的选择。


我很赞同美剧《犯罪心理》中这样一个理念:悲惨的童年经历之于罪犯,就好像给枪上膛;然而是否扣下扳机,仍是个人的选择。


经历再悲惨,也不是作恶的正当理由。



截取自《犯罪心理》第8季第18集


夺路和许多塞伯坦人一样憎恨威震天,不相信他能够洗心革面,这本来无可厚非。但他选择了利用挡板进行刺杀,选择了发动叛乱抢夺失落之光号,选择了把船员们变成火种吞噬者。



截取自《难以置信》第50话


夺路曾说自己和挡板很像。或许他们同样卑微不受关注,同样渴求赞许和荣誉,但一个差别就足以让夺路成为夺路、挡板成为挡板——火种中装的是恨还是爱。


他对生命毫无尊重之心,把所有人当作可供利用的工具,连与他共谋叛乱的喷子都觉得他残忍。他也可以翻脸不认人,反手就给自己的盟友一枪,事后还不忘安排栽赃,冷静得可怕。



是冷血无情的夺路杀了喷子。|截取自《失落之光》第12话


夺路相信自己有「领导模块亲和」的特征,也就是所谓的领袖品质。于是他认为自己是特别的,认为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领袖。这个着魔般的执念让最终他被金属噬菌体制造的幻象蒙蔽,落得个尸骨无存的可悲下场。



这就是他的结局。|截取自《失落之光》第20话


与其他篇章反派的大奸大恶不同,夺路所做的一切都像是绝望的挣扎,想要引人注目、出人头地,在塞伯坦的历史长河中留下一道痕迹。



取自《失落之光》第20话


没有被爱过,也就难以爱人。乱世之中,夺路生来就被当作工具,习得这种方式后也如此待人。纵观整个故事,他的恶可以理解,却不能原谅。还有许多塞伯坦人(比如小诸葛和救护员)和他同代诞生,但选择为正义而战。仅因他经历悲惨便轻易原谅,又如何对得起那些生于黑暗心向光明的战士。


我想,他的故事是一记警钟——


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注:文发布于微博@警车Andrea可怜又可恨,卑微而扭曲:简评MTMTE夺路》。

最后于 5月前 被警车编辑 ,原因:
最新回复 (1)
全部楼主
  • 狂飙 5月前
    1 引用 2
    跑错路的夺路
    • 塞联阵-变形金刚文化爱好者的家园
      3
        登录 注册 QQ登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