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救援队前传小说]《让子弹飞》(Bullets)_James Roberts著_Siela13+狂飙译[塞联阵] [支线]回收救援队:决一死战/罪孽深重/镇魂歌


让子弹飞(Bullets)
——IDW公司漫画《变形金刚:回收救援队,决一死战!》(Transformers Last Stand of The Wreckers)前传小说,精装合订本(TPB Exclusive)特别附录内容。

原著:James Roberts
首次发布:2010年9月1日
中文初稿:siela13@tfslash
发布日期:2010年9月5日
发布地址:http://www.cybertronsaga.com/bbs ... eyword-bullets.html
中文补完:狂飙@塞联阵
发布日期:2015年1月9日
首发地址:http://www.transfans.com.cn/thread-6369.htm

IDW公司漫画《变形金刚:回收救援队,决一死战!》(Transformers Last Stand of The Wreckers)Vol.1-5中文版
http://www.transfans.com.cn/forum-203-1.htm?tagids=47_0_0_0

变形金刚中国联盟(1999.1—今),曾用名:塞伯坦中转站/变形金刚家园/塞伯坦中国联盟
塞联阵:变形金刚文化爱好者的家园(2006.8—今),前身:塞伯坦中国联盟汉化组
=====转载请注明以上信息=====

最后于 2月前 被狂飙编辑 ,原因:
最新回复 (18)
全部楼主
  • 狂飙 2015-1-9
    0 2


    波瓦,还有回收救援队,曾经深陷痛苦的深渊。      


    战斗单元就位,战线已划清。无论如何,这里成了汽车人突击队和他们的死敌:X中队的生死末路。

    当撞针向他那支历经战火锤炼的战队喊话时,他的声音斩钉截铁。“结束了,干了!”他说得很简练,“X中队是群不折不扣坏蛋,他们无足挂齿,让我们结束他们的恐怖暴行。”弹簧指向残破的卫星的侧面阴影处。“那就是他们!”他声音低沉地说,“他们已经修好了苍白烈火号。”那艘可怕的霸天虎飞船像一只正要掠食的大鸟,徘徊在空中,等待着适当的时机发动攻击。


    “面对现实吧,撞针。”天残地缺齐声叫道,“我们相差太悬殊了!八个人对付一艘战舰?撤吧,趁我们还有机会。”


    “这就是我们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撞针怒嚎道,“因为就算我们知道撤退可以活下去,我们也会选择战斗,至死方休。


    其他人大声附和着撞针。


    “决定了!”撞针一脸严肃地说,“如果这次真的是我们的最后一战,有些事我不得不说。事实上,我——”


    急救员觉察到身后有人走近,于是他停下来,信手敲起键盘,刚才还在读的铁拳王的第113期数据日志——《回收救援队:决战波瓦》也被换成了一张肘关节骨折的片子。好嘞,他依然坐在电脑终端前,只是他这时候应该去巡视病房,照看能量块助推器,用预凝剂擦拭楼下的病号。不过,至少他现在是在看跟医疗沾边儿的东西,而不是在看铁拳王写的撞针和他顽强的队友们如何彻底打垮X中队的故事。他确信,当药师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时候,他正在全神贯注地摆出蹙额状。

    “莫不是铁拳王这回写到了回收救援队的胳膊肘了?”特尔斐首席医务官说道,“好了,急救员,别装了。楼下第2排有个火种渐熄的病号。”药师打着响指继续说,“不做点什么他就要关机了。”
     “马上办。”特尔斐——梅塞廷星球上的一所军事医院,地处塞伯坦人星系战场的边缘地带。对于急救员来说,这里的生活就是接二连三的突发事件和各种“惊跳起”。他来来回回已经在这里驻守10年了,却始终不能以此为家。在他冲下楼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波瓦,横飞的子弹,蜿蜒的战壕,还有电路阻尼器。毫无疑问,他爱死113期数据日志了。


    作为《解密回收救援队》的订阅者,新的章节一经发布,就会直接播送至他的脑内,足以令他瞬间掌握剧情。不过他经常用常规的方式阅读,这样更能品味到故事的精髓。


    太刺激了!舷炮与通灵炸药的孤注一掷;天残地缺对撞针坦白他们好放马后炮的悲催本性;路霸一炮击落苍白烈火号。但是最精彩的还是弹簧和撞针在战壕里的那一幕。正如铁拳王在他的评注里讲的: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从来没有表现得那么明显,那么强烈——尤其是在弹簧要求,不,是请求撞针向他开枪的时候,因为只有那样他们俩才有机会活下去。


    急救员以自己和回收救援队,或是说和弹簧的关系而自豪。五年前,回收救援队的队长大人在锻金实验室的一次医疗会议上跟他联系上了——实际上这个空间站是汽车人武器研发实验室。

     


    “我需要你的帮助。”说完,弹簧裂开大嘴露出他招牌式的笑容。与其他的细节相比,令急救员更印象深刻的是他那副健硕的身板:宽宽的胸膛足以容得下十个领导模块;高高的两肩令猛大帅都自惭形秽;他的整个上身,让人一眼看上去就能感受到一股狂野的力量。

    在急救员回话之前,他的双眼一直游移在弹簧声名狼藉的上腹部(那里没有伤疤,没有在波瓦留下的战损)。“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加强你的嗅觉传感器灵敏度?升级你的传感电路抑制器?还是说你的平衡系统需要调整?你上身是否太重以至造成了下肢负担?”

    “我不是来寻求那方面的帮助的。我在寻找一个帮手。一个像你这样精力旺盛,游刃有余的医生。”

    有那么一个恐怖的瞬间,急救员以为弹簧想要招募他进回收救援队。恐慌让他的声音合成器几乎语不成句,一字一顿的说道:“但……但是……我……我……为什么……”“放心,我不是来招募新兵的。你以为我要在你们这些救护车里找一个路霸出来吗?不,我只是想找一个人做回收救援队的耳目。”说着,弹簧递给他一张薄薄的长方形金属片,其中一面刻着一个单独的字母。

    “这个M……代表什么?”急救员问。

    “你拿反了……听着,急救员——你是叫这个名字吧?那张卡片的另一面写有我的私人通讯频率。有时间你就震我一下,我们再细聊。”

    好像那已经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了。

    急救员来到病房,开始挨个儿电路板床查看他的病人——所有人都被维持在最低运行状态以节约能量:所有非重要的功能,包括与运动和言语相关的功能都被搁置恢复。肃杀的安静恐吓着他们,有时也令他自己也感到绝望,他想象过病人在呼号惊叫。他们的嘴巴也许是一直闭着的,他们的四肢僵直,他们的视觉传感器黯淡无光,但是在他们的脑袋里,他们在呐喊。


    他来到危重病人的身边,开始更换能量导管。可怜的轮盘,他恐怕是撑不到天明了。出于要做身体接触,急救员摸了摸他的前臂(他应该把他的手放在轮盘的前额上,如果他还有前额的话——轮盘脖子以上仅有一块烧焦的球型接头)。


    他起身去取导管。当他步入走廊时,身后病房里的灯依次熄灭——其实啊,病人的眼睛都闭着呢,照明又有什么意义呢?

    病房的大门突然被撞开,四敞大开的门板把他撞翻在地。他本能地抓紧自己的光子手枪,然后又松开了手:这是一次急诊,不是敌袭。四个护工推着一张移动电路板床进了病房,护着床上一位浑身是伤,哀嚎不止的家伙不至于滚落在地。他盯着护工们点亮了低温再生舱。


    “别傻站在那儿,急救员!” 一个四肢瘦弱的家伙大喊道,他是主任护师,名叫救护员。“把那些能量导管递给我!”


    急救员低头看向疼得打滚的伤员,说道:“那是……那是基哥?”


    “是的。激斗的侦查小队在从涩浦矿井回来的路上遭遇了黑狗队。”


    病房的门第二次被撞开,激斗冲了进来,身后跟着道哥和后街。他狐疑地扫描了成排的病人,就好像有霸天虎会躲在电路板床下面似的,随后问道:“他在哪儿?”


    “你受伤了。”急救员指着激斗肩膀处闪烁的火花说,“让我看看。”


    “一点小伤。甭管它……嘿!你他渣的干啥?”

    “没事没事。”说着,急救员检查起激斗的两侧肩头处翘起的机翼,并用他的手指划过上面的汽车人徽章。对肩膀处的伤口大致查看之后——也就是一点点擦伤——急救员来到后街身边。

    “放过我吧,医生!”

    “你就当没事吧。”救护员一边忙着将基哥送进低温再生舱,一边说道,“他对谁都上下其手。这是你的爱好之一,对吧,急救员?”

    “好吧,随你们怎么想。我只是要确认大家都没事。该死的,后街,你的徽章在哪——啊!找到了!”急救员死死地盯住后街屁股上的汽车人徽章。

    道哥知道该轮到他了,他没做太多的抗议。“我挨了几枪,”他耸耸肩,任凭急救员打量他的全身。“有个家伙正好打在我……”

    “这儿。”急救员用发抖的手指着道哥的上腹部。“在你的徽章上。”他用拇指擦过徽章。“哦,天哪。哦,没错。”

    道哥无助地看向救护员。“这也是他的爱好的一部分吗?”

    “没有。以前从没见他这样。”

    急救员把道哥拽到一盘子外科手术器械的边上,随即放开这位困惑的汽车人,蹒跚着扑向出口。“哪儿也别去,道哥!我必须给你开刀!太美了!”

    他飞速冲上楼,跑到他的电脑终端前,一生中第二次地输入了某个特定的通讯代码。一张脸出现在屏幕上,咧嘴笑着。

    “是我。”急救员说道,“而且你绝不会猜到我给你找到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