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楼


最新回复 (3)
全部楼主
  • 花儿飘,情在飞。 1月前
    0 引用 2
    序言:
    序言:
    -

          在整个赛博坦的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上,赤刃本身而言是一个相当特殊的例外。对比威震天这位出身于功能主义社会自身最低等的那一阶级的一员,她本人其本身而言自身在功能主义出身相当之高的社会地位造就了她本人对于元老院及其所缔造的体制的了解。

          甚至,在相当一段时间。赤刃自己和威震天象征着整个赛博坦社会主义运动的两个不同的派别、乃至两面旗帜的象征。在那个时期里,在赛博坦元老院白色恐怖时期也就是所谓的大取缔时代那个时候曾经出现过对他们二人的通缉令。而在那段最为黑暗的岁月里,那个时候很多赛博坦的地下那些反元老院政治组织都有一部分是他们两个人思想坚定不移的认同和捍卫者。乃至在那个时期里面,作为元老院议员的我每一天都见到过很多那些赤色分子被抓住和处决。当然,某种程度上来讲我本人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是扮演着一个反动者的角色。

             你可能有点奇怪,为什么同样是出身于神铸、为什么我和她从一开始站在了立场的对立面。

            论出身,她本身是一个飞行阶级的赛博坦人。不过,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在相当一段时期之中,她本身而言却是第一个意识到了功能主义制度本身同样也是束缚了我们这一类神铸阶级一员的人。因此,她选择了走向将整个赛博坦社会上层建筑炸毁的道路。

             而我,则是曾经一度站在了她本人的对立面。

             当然,她本身和威震天不同的是、她曾经说过——把敌人搞得越少、把朋友和同志搞得越多。在那个时候,相比于威震天这位名副其实的赛博坦红军之父。她本人而言减少了太多针对性的肃清,而她本人由于她的《赛博坦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和《通往解放之路》相比《和平之路》它本身而言明确无疑的将工人党的理想和目标明确无疑的给很多人——包括很多和我一样厌恶这个体制的上层阶级的一员一样去看。去了解

           而对于某一种程度上,威震天这位红军之父和赤刃这位革命导师之间的理念冲突。我自己一直都见证这一点,比如在卡昂

           而正是因为我最终选择了她的道路,相比于最终在革命法庭公审并且被判处死刑的蝙蝠精还有其他那些元老院之中民愤极大者。我,算得上是幸运的。

            这本书而言,并不是我对于她、赛博坦革命还有她的主义的某种赞颂。毕竟,相比于已经开始带领赛博坦人走向社会主义康庄大道的她和她的同志们。我,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依然无法接受那样的一点。但是,当我看到了在《赛博坦社会主义联盟平权法案》这一宣告了从法律上废止了变形形态阶级制度的法令所得到的巨大支持后。在他们重建家园后,我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变化

             而我希望,看到的是更为长远的变化

         ——震荡波、前元老院元老、赛博坦劳动者代表联合议会委员在这本《红星照耀塞星》所写的序

       

  • optimus0228 1月前
    0 引用 3
    已拜读 谢谢
  • 花儿飘,情在飞。 1月前
    1 引用 4
    第一章:起源 

              “直至今日为止,我一直都在想为什么你能够屡次逃脱我们对你的.....抓捕行动。一直以来,我、还有其他那些元老们以为抓卝住你、把你干掉就能够消灭你的主义所带来的威胁。你本身而言,你虽然比威震天那一套温和。但你,在消灭我们的社会存在和基础

             而我今天的兵败并不证明你的主义必将胜利....”御天敌

           当后来的御天敌说出了这句话的那时,那一面赤红的齿轮环绕下的铁锤火炬交叉的旗帜飘扬在了大半个赛博坦。这位真正意义上清楚赤刃主义的威胁,并且竭尽全力为了消灭这一威胁不惜一切代价和手段。包括,但不仅限于威胁到了元老院其他垄断家族的利益来遏制革命在赛博坦的扩大。甚至,在《反工团主义法》这一法案确立后他也从未停止过这一点

            直至,他兵败身亡于威震天带领的红军第一方面军的面前

            不过,他的后继者竟天泽比他更彻底。

           “对待卡昂,应当石头过斧、赛博坦人换(火)种!”-第三次围剿期间的命令

            当然,卡昂公社战士们的顽强、以及他们日益坚定不移的革命决心将其挫败也是一样。但在某一种程度上,直至他本人战死的那一刻更是如此

            更可怕的是,他看到的是一个军纪严明的红色武装。当赛博坦红军的第一项军事法纪确立后的那个时期其自身的畏惧更是如此。而他对这一点的恐惧,源自其对于赤刃自己的那些书本本身发自骨髓的恐惧。

            因此,当她听说了竟天泽的命令后

            “竟天泽所说的话,意味着他同时将那些投机者和大部分平民逼到了我们的阵营之中去。这一点,我们本身而言早已有所预料。

            而在尼昂发生的事情,更是向整个赛博坦全球人民展示出他和他代表的赛博坦反卝动派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屠戮自己的国民。

           威震天同志,做好迎接更多人加入我们队伍之中去。声波同志,你领导的公共安全部必须尽职尽责”

         当然,在赤刃这位赛博坦革命的领袖和导师看来。这才刚刚开始

         只不过,在一百万年前的这个时代。对于一个在那个时代的赛博坦元老院看来似乎毫无危险的工人党看来。这一组织及其领导者赤刃自己来说。在这个逆天劫在位的时代,她本人而言不得不狡兔三窟。甚至——她运用自己的出身和地位为自己造了八十多个变形形态机体以做好可能发生一切的所有准备。

            不过,在这个世界塞联的历史上。对于在这个时期才刚刚开始了其斗争之路的工人党而言,危险。一直存在着

           只不过,在这个时代相比于工人党自己。严格意义上霸天虎并未崛起——

           毕竟,有赤刃这位明确无疑的《形态论》这一头号禁卝书的作者在前。他本身而言,其辉煌只在其下

            只因为《形态论》的威力比《和平之路》更为强大

           但在这个时代,某一种程度上她本身不得不通过这种方式召开这一次及其绝密甚至通过工人党自己的内网进行着。

             “同志们,鉴于元老院政卝权现在进行的大取缔行动的这一白色恐怖时期。在此,我们将正式确立起我们党的下一步行动方略

               一:扩大我们在全星每一个城市的地下组织规模

             二:党的同志们必须加紧进入各矿厂和其他地区开展工作

            三.:务必加强甄别以及对党的队伍的肃卝清,以防止元老院特务分子混入内部

            四:对投机分子综上

            汇报完毕”

           在这个时代,基本上每一个在这最初只有八百名党员、但却在这个时刻扩大到五千名包括从可舍弃群体到那些在功能主义下同样情况的赛博坦人的党派的每一个成员。在最初的无数事关生死的时刻成长起来的,包括漂移同志这位在第一届党的代表大会的代表一样

          但,现在、才刚刚开始       

           毕竟, 在这个时期里面。对于工人党来说,是这个初生就要面对这场全赛星范围的白色恐怖的组织来说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考验
          而对于在这个世界的威震天来说,他比任何的时候都希望能够进入这个和自己的霸天虎相当的组织。
    • 塞联阵-变形金刚文化爱好者的家园
      5
        登录 注册 QQ登陆
返回